回到首页 紫网在线微信二维码 回到顶部
紫网在线首页 > 紫网专栏 > 冷热猫 > 正文

29岁,她们倒在黎明前,我们走在光明中

2016-11-14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冷热猫  
点击:  
评论
(一)

29岁,她们倒在黎明前,我们走在光明中

29岁
  多好的年纪,接近而立之年,却依旧萦绕着“青春”的味道……

29岁的你

  正见证着你的父亲和人生的另一半完成这辈子最神圣的交接,你站在他们身旁,一袭洁白的婚纱延续着你幸福,你就是今天的女1号,全世界都是你的配角。

29岁的你

  正焦急地守在产房外,等待那一声清脆的哭声,告诉所有人,你当爸爸了!你看着病床上的妻子,深情地说,从今天起,我们爷俩保护你。

29岁的你

  拉开窗帘,一米阳光潇潇洒洒扑撒在你床上,你带着贤妻娇儿的微笑,穿过茫茫人流,挤一趟公交,赶一班地铁,开始一天的拼搏。

29岁的我

  在每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买一束玫瑰,或订一桌菜肴,与爱人朋友,推杯换盏,说祝福的话,唠知心的嗑,道尽心中苦水之后,总觉得日子甜得好长。

  甜日子久了,我们总会忘掉日子的影子有多长、来时的路有多不易……当29岁的你我沉浸在当下的幸福时,可曾想过,之所以现在的日子这样“甜”,是因为有人为了咱们这日子“苦”过。

29岁,她们倒在黎明前,我们走在光明中

  29岁的她,同样风华正茂华,若不是那场屠戮,也许她会像我们一样,尽享岁月静好。可是生在黑夜的她,总想举起一支火把,为渴望黎明的人照亮回家的路。即便是在暗无天日的洞里,受尽非人的折磨,哪怕是脚镣撕扯着地面,发出死亡的声音,她也没有丝毫畏惧,为了黎明,也许死亡并不可怕,它蕴含着永生。

29岁,她们倒在黎明前,我们走在光明中
 
江竹筠

  在给弟弟江竹安的信中,她说,“活人可以在活人的心里死掉,死人可以在活人的心中活着。”她便是“江姐”——江竹筠。新中国成立后的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就在1949年11月14日,新中国成立后44天,重庆歌乐山电台岚刑场,成为“江姐”生命中最后停留的地方,29岁年轻的生命香殒玉碎。

(二)

  歌乐山位于重庆西北,因大禹治水而得名,却因渣滓洞、白公馆两座国民党军统特务监狱,变成黑云压城、阴森恐怖的魔窟。

  当年负责审讯“江姐”的徐远举交代,被捕当晚,“江姐”、李青林等几名女同志面对重刑,宁死不招。审讯她们的特务都说,这几个女人真是硬得很,就是不开腔。

  因为“江姐”21岁时被组织安插到重庆妇女慰劳总会工作后,曾担任过重庆地下组织的联络工作,国民党特务认为,她不但有中共组织关系而且地位很重要。所以国民党特务决定,无论采用什么样的手段都要让“江姐”开口说话。

  几经重刑拷打、威逼利诱都不肯开口的“江姐”,让徐远举很是气急败坏,决定对“江姐”施以更加严酷的刑逼,坐老虎凳、吊鸭儿浮水,竹签夹手指……都招呼在了“江姐”身上。渣滓洞中被拘押的同志和难友,都担心这个身材瘦小的女同志,会不会顶不住敌人的酷刑而叛变。

  刑讯现场,特务们洋洋得意,因为他们坚信,没有人能够在他们的“刀山火海“中走一遭,还死硬死硬的。他们狰狞却又猥琐地逼问“江姐”,“你信不信,我扒光你的衣服。”“江姐”坦然且从容地回答,“信,我相信你们什么都做得出来……”这是《红岩》中“江姐”受刑的一个场景,历史上这个过程的真实情况是怎样的呢?

  身高只有一米四五的“江姐”面对特务们的严刑拷打和威胁恐吓,厉声怒喝:“来吧,你们来扒我的衣服吧。过来仔细看看,看与你们的母亲、你们的妹妹、你们的妻子、姐妹和女儿有什么不同……你们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你们要侮辱的不只是我,是你们的母亲、妻子、姐妹和女儿,是天下所有的妇女,是人。你们这样下流,还能算是人吗?无耻啊,你们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

  在场的特务们被吓住了,他们胆怯了,谁也不敢再说一句话。当特务们把“江姐”从刑讯室架回牢房的时候,难友们看着十指血肉模糊,身上伤痕累累的“江姐”,心里明白,这个柔弱的女同志顶住了敌人的酷刑。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明知大厦将倾的国民党重庆特务,对在押共产党员展开疯狂的杀戮。杨虎城将军、宋振中一家被杀害,陈然、雷震等人在大坪刑场被杀害。

  这些同志被害的消息传到渣滓洞中之后,杀戮的魔掌便伸向了这里。11月14日,特务通知“江姐”、李青林“转移”,大家都知道这是最后的时刻。枪声过后,血流成河。

(三)

  “你是丹娘的化身。你是苏菲娜的精灵,不。你就是你。你是中华儿女革命的典型。”6年前的今天,北京西城区一座并不高的小楼里,听曾经饰演过“江姐”的一位演员深情吟咏这首赞誉“江姐”的诗,听几位深熟“江姐”故事的老人讲关于“江姐”的故事,在场的人都热泪盈眶。

  访谈结束后,一位青年朋友说,他现在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小的时候,被“江姐”的故事感动得一塌糊涂,有了网络后,受“公知”的影响,对“江姐”的故事产生了极大的质疑,甚至是厌恶,今天听这些老人讲“江姐”的故事,内心的纠结翻江倒海。他问我,到底该相信谁?

  我知道“江姐”于他而言就是“偶像”,当精神支柱被抹黑颠覆后他表现出困惑与恍惚,就像丢了魂一样的感觉。年少无知,总以为网络上那些无良大V、网络“公知”用春秋笔法,杜撰故事,抹黑“江姐”,都是铁笔史书。

  “江姐”的故乡四川自贡,她慷慨就义的地方歌乐山,离我工作的地方都不是太远。离开北京后,我与这位朋友决计要到这两个地方去看看,亲手触摸历史。

29岁,她们倒在黎明前,我们走在光明中

渣滓洞监狱旧址。广西新闻网记者 吴婷婷摄

  当年的渣滓洞,虽然经过不断的保护性修缮,但依旧潮冷阴森,身在当代的我们不敢想象,当年那些被捕的人是如何在这里生存下来的。我们在博物馆,从与当年有关的资料档案里,找到了国民党溃逃后被捕的国民党特务徐远举等人的交代材料。

  看了这些材料,我与同行的青年朋友,严肃地说:“用重庆话说我们就是个‘哈儿’,怎么会相信网上那些如鬼魅一般存在的‘公知’呢?!”走出博物馆,他深深地鞠躬,说,我们应该给革命烈士最起码的尊重。

  是啊!一些无良网络大V把为民族解放事业慷慨赴死的革命烈士“江姐”抹黑成了出卖色相出卖肉体的娼妓,发人深思,和平年代,要尊重烈士,做一个有道德有良知的人……

(四)

  正当我们要离开博物馆的时候,突然看见有一队学生模样的同龄人,在咧咧寒风中,手捧着菊花,整整齐齐的站在那里默哀。

  11月30日,重庆解放纪念日。看着这些同龄人在这特殊的日子里,不忘那些为此付出巨大牺牲的革命先烈,周边的人无不为之动容,大家紧紧地拥簇在他们身后,低头默哀。

  “不要用哭声告别,不要把眼泪轻抛,青山到处埋忠骨,天涯何愁无芳草,黎明之前身死去,面不变色心不跳,回首平生无憾事,只恨不能亲手把新社会来建造。”

  我们无法穿越时空隧道,重新看一次“江姐”赴义,但是从这歌声里,我们却能听到无法言明的悲壮与坚定,更能听到她对美好未来的期盼,对后继者的殷殷希望。

  曾经被誉为炼狱的歌乐山,而今已将历史的恐惧褪却,鲜花绽放,长眠于歌乐山脚下的300余位烈士,时时护佑着这片土地,若他们泉下有知,看着今天人们幸福安康,定然会感到欣慰。而我们也应该记着,在黎明彻底照亮新中国大地之前,仍有无数个“江姐”,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日子里,燃烧自己,为我们照亮前进的路。例如,1949年10月16日,厦门解放前一天,被国民党特务绞死在鸿山脚下,年仅25岁的女革命烈士刘惜芬,还有1950年9月19日,被叛匪残虐杀害的西昌女中19岁军事代表丁佑君……

  她们用伟大女性特有的坚韧,让我们看到了民族脊梁的品质—— 就像金一南先生在《苦难辉煌》一书中所说,“真正的英雄具有那种深刻的悲剧意味:播种,但不参加收获。”(冷热猫 紫网在线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轻风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紫网调查

  • 一周点击排行榜
  • 一月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