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紫网在线微信二维码 回到顶部
紫网在线首页 > 紫网原创 > 正文

目前我国能废除死刑吗?

2016-11-20  第1133期  来源:紫网在线  作者:吕景胜  
点击:  
评论
  “法学家”贺卫方在对贾敬龙案的议论中提出,因司法不公我国应该废除死刑,杀人不可原谅,但他(贾敬龙)的杀人有可以原谅之处。茅于轼说欧盟国家都已废除死刑。如果假设目前我国废除死刑整个社会治安会怎样?杀人有理、杀人可以有令人原谅之处之说如果泛滥如何?死刑仅仅是杀人偿命、血亲复仇?死刑的功能究竟如何?死刑的存废应该如何演进?死刑适用中的社会舆论与司法独立是怎样的关系?笔者提出如下假设和分析。
  
  一、在部分媒体枉顾事实炒作渲染贾敬龙案中,故意回避淡化贾敬龙错误及犯罪情节,突出放大被害人错误,造成杀人有理,杀人被同情,杀人被原谅,杀人是弱势、杀人很无辜、杀人是英雄的社会语境、社会氛围、社会引导、社会示范、社会效果。再学欧盟尊重生命,赶国际潮流,追文明脚步,树人权新风,展人权宏图,废除死刑。从此全社会的基本权衡便是:剥夺他人生命自己却无性命之忧,杀人之后顶多无期徒刑变有期徒刑。再从此,如果人生不如意,世事艰难多坎坷,被刁难、被侮辱、被欺负、被打骂,被剥削、被炒工作、被扣奖金、被领导体罚、被男人偷老婆、被女人偷老公......,尤其面对公权力的执行者,如公务员、交警、民警、协警(类似群体如保安)等等只要他们违规违法,一个字,杀!弱势无辜,英雄有理。那被杀的不是生命吗?如此滥杀如何尊重生命,如何树人权新风、展人权宏图?
  
  二、死刑仅仅是杀人偿命、血亲复仇、同态复仇?2010年西安音乐学院大学生药家鑫驾车撞伤26岁女工张妙,虽然交通事故本身并不严重,药家鑫发现张在记车牌,药用水果刀连捅8刀致张死亡。2011年云南男子李昌奎奸杀少女摔死男童案一审判死刑,二审又因“自首”改判死缓,引起社会关注,认为给李昌奎这样“罪大恶极”、“灭绝人性”的凶残杀人者“免死牌”,有损于正义,是司法不公。当时公众主张的正义仅仅是杀人偿命、血亲复仇、同态复仇?杀人犯罪不仅是对个体生命的剥夺,而且是对社会秩序的破坏。死刑作为现行刑法制度的一部分,对罪犯实施制裁是对被破坏的社会秩序的修补与恢复,公众在对暴行的恐惧中深深同情被害者(药、李两案中),也是深深担忧今后自己的处境,会不会在一个丧失基本人伦和基本法律的无序社会,在一场普通的交通肇事案中随意被捅8刀,公众内心深处的潜在情结诉诸的是通过法律的公正恢复秩序使他们获得社会环境的安全保障,这才是公众主张正义、道义、公正的深层内心动机,是他们深深渴望与期盼安宁的社会环境。安全本来就是法律的价值之一,正义的内涵之一。秩序涵盖着安全,维护着安全,秩序的目标就是个人与社会的安全。死刑的功能至少应包含以下方面:惩罚罪大恶极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的重犯,诉求法律正义,发挥法律社会控制功能,彰显法律预警功能,警示人们行为后果。
  
  三、死刑作为法律预警和社会控制功能是目前中国必不可少却也无奈的选择。只要脑子没病,没谁偏爱、歌颂、力推死刑。当下转型期的中国矛盾多发,社会动荡因素不止,恶性暴力杀人重罪危及个人生命安全且具有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没有任何理由为严重暴力杀人重罪洗地开脱,以形成后续恶劣的社会示范效应。任何人遇到不公就可大开杀戒,私力复仇,人人审判、人人执法、人人行刑要国家法律干什么?国家法律起源就是为维护社会秩序社会稳定,社会成员将部分权利让渡给国家机关、公权力行使惩恶扬善、管理控制社会之职能。多年来,有一种似是而非的观点,废除死刑并未引发暴力杀人犯罪率上升。笔者想问,这一观点可否适用于全球所有国家和地区?不同国家和地区因社会经济发展状况、综合治安框架、整体国家治理能力、整体社会生态、国民素质、历史文化宗教的差异性,上述结论可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世”意义?上述结论仅依据局部地区、局部抽样、局部数据、有限模型(且不讨论其技术上的有效性)做出的局部结论是否能客观真实反应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真实状况?目前的中国谁能、谁敢以何种先进科技手段、统计方法把废除死刑不会引发犯罪率提高的假设证实?如能证实笔者建议公安部从每年庞大治理经费中取其一定比例奖励之。
  
  死刑作为法律控制手段还表现为对一些严重危害社会和国家行为预警威慑、课以极刑。网络时评大V王小石先生在《我为什么反对废除死刑》一文中指出,刑法修正案(九)拟取消的死刑罪名,如走私武器弹药罪、走私核原料罪都显然具有极大的社会危害,甚至远远超过暴力谋杀犯罪的社会危害。谋杀还是有怨仇受害者数量有限,而这两项犯罪若失去死刑震慑,其犯罪行为受害者将是多大规模?正如前总装备副部长李安东委员举例说,一杯高放射性的核废料就能污染整个洞庭湖,那么饮用洞庭湖水的居民会死多少人?这难道不比谋杀更恐怖吗?这样接地气的熟谙社会管理控制实践细节的洞察力是书斋中远离实践长于演绎、纸上谈兵的“法学家”难以企及的。
  
  四、废除死刑是人类社会未来美好愿景也是我国今后努力争取方向,笔者赞同。但各国渐进改良演变路径不同,没有可比性,不必机械照搬。目前世界上有三分之二国家废除死刑,但美国、俄罗斯、印度、日本等国仍保留并严格限制死刑适用,我国也从71个死刑罪名减为55个死刑罪名并严格限制、严格复核死刑适用。经济发展基础好高福利的弹丸小国挪威其民众文化水平素质、社会运行控制成本、整体社会治安生态、面临的社会危机与中国、美国、俄罗斯这样的大国无法比对。

目前我国能废除死刑吗?
 
“我要人权和游戏机”

  2011年因枪杀77人而震惊世界的挪威极右翼枪手布雷维克凭“人权”赢了对挪威政府的官司,布雷维克曾用绝食来要求以下条件:游戏机升级,更好的散步条件,更舒服的椅子,更自由地与外界交流,“以减缓狱中遭受的折磨”。他辩称这符合欧洲的人权法案。奥斯陆地方法院认定,布雷维克在狱中遭到“不人道、羞辱和惩罚性”对待,并命令挪威政府支付其33万挪威克朗(约4万美元)的法律费用。挪威样板和典范对于治安危机不堪重负的大国能否适用?菲律宾总统为治理亡国灭国的贩毒大开杀戒虽实在不值得称道,但用挪威样板和典范指导评价菲律宾杀人戒毒有意义吗?
  
  国情有别,不是什么东西都可马上引进,一项制度与权利的存废与取舍、引进与借鉴要考量基本国情下的历史阶段与现实社会发展水平。如在中国能否引进美国公民的持枪权利与制度?当年一个周克华案(持枪杀多人逃匿追捕)就出动4万警力,117条武警搜索犬,419辆巡查车辆,设立289个武装检查站,对重点地区清查8万次,若干个周克华,几十个周克华又怎样?应综合考量我国目前社会传统、民众心理、威慑惩戒犯罪、威慑腐败、社会治安管理、社会秩序保障等诸多综合因素来看待死刑存废及渐进过程。死刑存废及渐进过程不仅只是学者书斋中的个人学术旨趣,更是国家调整社会的工具,法律是一种“高度专门化的社会控制”(美国法学家庞德语)。学者可以洋溢学术气质以未来审视今天,治国者则必须立足今天以法律工具治理现实;学者对自己的学术意趣、学术论文负责,治国者要对国家治安、芸芸众生负责。
  
  五、在没有废除死刑的现行法律框架下如何适用死刑,笔者认为应坚守其三:一是以事实为根据,即以案情、证据为根据;二是以法律为准绳,即罪刑法定、罪罚相当,重罪重罚、罚当其罪、量刑有据;三是坚守司法独立,法院独立审判不受任何人干扰,包括不受领导、同学、熟人、老师、业内大佬等等干预。法学家作为特殊业内群体当然有言论自由权利评价案例,作为社会舆论的一部分也当然可以监督司法公正。但社会舆论与司法独立是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各自有边界,彼此隔岸相望,社会舆论有权表达有权评价,司法机关有权判断、有权选择、有权不听。
  
  当年药家鑫及云南李昌奎奸杀案也是社会舆论沸沸扬扬,也有包括“法学家”在内的各种声音呼吁“刀下留人”。法院坚守司法独立审判,形成对两案的判决根据:第一,两案犯罪嫌疑人主观恶性大,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其罪行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极大,处以极刑有现行法律根据。第二,两案都不属自首,药、李两犯都是在案发后三、四天后被迫投案。第三,即使是自首,也仅是可以减轻,并不是必然减轻刑罚,而两案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其罪行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极大符合死刑条件,不符合减刑条件。第四,云南李案已不属邻里纠纷,纠纷是指争执不下的事情或不易解决的问题,特别是法律问题。如质量纠纷、债务纠纷、财产纠纷等,李案没有事件及问题争议,李与被害人并非男女朋友的恋爱关系,也无财产往来,只是求婚不成起杀机。第五,免死必须得到被害人家属谅解,此两案都没有得到被害人家属谅解。第六,药案罪重已判死刑,李案同样罪重,同案同判以示司法统一。
  
  而今贾敬龙案是否符合这三项坚守?已有最高法院解释及诸多文章阐释,笔者相信社会公众会有自己的判断。(紫网在线 吕景胜)

  本文系紫网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紫网在线。

责任编辑:小琦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紫网调查

  • 一周点击排行榜
  • 一月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