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紫网在线微信二维码 回到顶部
紫网在线首页 > 紫网人文 > 文艺观察 > 正文

现代艺术为何给人衰败之感

2016-11-23  来源:光明网  作者:旷新年  
点击:  
评论
  艺术杰作往往动人心弦、发人深省,具有振聋发聩的精神力量。古代的艺术创作,更多地是一种非生产劳动。曹雪芹“十年辛苦不寻常”,倾心写就不朽的《红楼梦》,在抒发胸臆的同时,以文学的火把给人以温暖;卡夫卡认为,“好的艺术应该使人有当头一棒的感觉”,他在短暂的一生中精心创作,临死前却打算将作品付之一炬。他们写作,其实是出于纯粹的内心需要。艺术家创作,就像母亲生产婴儿一样,是一种自然的结果,用马克思《资本家》第4卷的说法,“密尔顿出于同春蚕吐丝一样的必要而创作《失乐园》。那是他的天性的能动表现。”
 
现代艺术为何给人衰败之感
 
奥地利作家弗兰兹·卡夫卡的短篇小说《变形记》,以独特的艺术笔调,讲述了一个“人变甲虫”的荒诞故事,反映和批判了资本主义制度下唯利是图、自私冷漠的人性。

  然而,到了现代社会,祛魅成了重要特点。中国文艺也同样经历了祛魅的过程。以文学为例,上世纪80年代,“纯文学”概念和品牌流行,将文学的本质界定为想象和虚构。这样一来,文学成了语言和形式的竞技,可谓“不及物的”。但是,正如地球无法脱离引力规律一样,文学也很难超越商业和交换的逻辑。到了90年代,清高的作家们又不得不写起和卖起了“好看的小说”。新世纪以来,则又颠而倒之地出现了“非虚构”写作。表面热闹、内里空虚的文坛,充满了各种旗帜、口号和叫卖声,让人眼花缭乱。

  现代社会,许多艺术家等待的不再是灵感,而是市场订单。艺术家,已经充分职业化了。艺术创作不单是为了心灵,还有明显的商品属性,成了不少人谋生的一门手艺,成了普通的生产劳动。市场上什么好卖,一些人就生产什么,艺术作品成了在市场流通的普通商品。例如,与许多古典作家的潦倒际遇不同,不少现代作家有着敏锐的市场嗅觉,更懂得如何迎合受众、自我营销。一些大学,通过开设“创意写作”课程,按部就班地培养作家。文学创作,越来越成为一种专业技艺。就像律师、医生、鞋匠依赖出色的技艺谋生一样,现代作家也越来越需要、越来越乐于卖弄他们的技艺。如是,生产和销售的紧密结合,造就了“畅销书作家”这个概念。暴力、隐私、性等题材是市场上最受欢迎的产品,自然也成了当代文学的常见调料,反复地被渲染,被消费。但在喧嚣背后,是让人扼腕长叹的苍白和浅薄。我们的艺术作品越来越多,为何却离高尚的精神、深刻的思想越来越远?

  德国著名哲学家、思想家马克斯?韦伯说过,在现代,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构成了尖锐的矛盾和对立。今天,生活和艺术也构成了前所未有的巨大的矛盾和对立。欧洲文艺复兴时代的巨人们曾经把艺术比作一面镜子。艺术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今天,我们的艺术——不论是虚构还是非虚构,却都成了一种可悲可叹的虚假和衰败。艺术再也无力追赶生活。现代生活使艺术家的想象力相形见绌,颠覆了艺术高高在上的地位。今天,只有生活仍然具有无法驯服的野性,仍然蕴藏着野蛮的想象力。没有人能够收购、编辑、控制它。生活仍然具有原生的力量,经常让我们大吃一惊。如果把现实比作蛇,那么,今天的艺术便是脱离了生命的蛇蜕。(旷新年)

责任编辑:曾文旭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紫网调查

  • 一周点击排行榜
  • 一月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