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紫网在线微信二维码 回到顶部
紫网在线首页 > 谣言档案馆 > 正文

用铁证粉碎关于中国抗战的四大谣言

2016-09-26  来源:国防参考微信公众号  作者:卢周来 彭山 杨军  
点击:  
评论
  谣言岂能上升为“真相”

  我们为什么写这篇文章?

  原因有三:

  其一,在策划组织拍摄历史纪录片《抗大,抗大!》过程中,我们查阅了大量日军战时文献。其中,有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编写的六卷本的《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两卷本的《华北治安战》,单行本的《长沙作战》《河南作战》《湖北作战》《广西作战》《香港作战》,三卷本的《昭和十七、八年的中国派遣军》等。还阅读了日本侵略者在多方搜集东北抗联信息情报基础上于1936年撰写的两卷本《东北共匪之研究》,曾任日本华北方面军总司令、后又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的《冈村宁次回忆录》,以及日本侵华最大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的回忆录。许多史料、史论让我们有一种倾诉的欲望。

  其二,在纪念中国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互联网上出现了一股否定中国共产党在抗战中伟大历史贡献的浊流。一些实名登记的网络大V在这方面的言论流布非常广。有一则耸人听闻的谣言竟然说:八年抗战,共军只击毙了851个日本人。如此颠倒黑白的言论,竟然在互联网甚至部分纸质媒体上通行无阻,任由一些大V们有意编织或将传播的谣言上升为“真相”。我们曾做过简单的统计,在136名40岁以下微博用户中,相信“因为中共与日本人有密约,延安从来没被日机轰炸过”这则谣言的竟高达83名,占比60%以上!谣言惑众的危害由此又见一斑。

  其三,也是今年3月中旬的一天,在一个偶然的场合,曾听到一位年轻的国家工作人员说:“我个人对如此隆重纪念抗战持保留意见,还是不要搞这么大动静好。关键是共产党抗战的确乏善可陈啊。你看人家国民党,什么昆仑关大捷,什么长沙保卫战,什么血战台儿庄,我们共产党,只能拿虚构的什么小兵张嘎和李云龙说事。”老实说,这番言论让我们感到非常意外,也感到十分震惊:连一些国家工作人员都不明不懂历史,毫无历史自信,历史虚无主义者怎么能不信口雌黄呢?

  为此,我们梳理了来自敌伪的众多史料,让历史说话,用史实发言,看看那些居心恶毒的谣言在铁证面前还能走多远。

  谣言永远是可耻的

  谣言在恶意诋毁共产党敌后抗战的谣言中,有四则最为恶劣。必须反驳,以正视听。

  谣言一:日本从未轰炸延安。

  实际情况是,从1938年3月到1941年10月间,日本侵略者曾先后17次轰炸延安。其中,1938年11月20日的大轰炸,造成当时不足2万人的延安城死伤152人,包括抗大校舍在内,被毁房屋近400间;1939年9月8日的轰炸,再度造成死伤58人,150余间房屋被毁。对此,已有一些网友引用史料澄清,此处不再赘述。

用铁证粉碎关于中国抗战的四大谣言

  (1939年1月,日军山濑航空部队对八路军重要据点延安市洛川县进行轰炸。照片中可见陕北高原的地形与洛川古城墙的轮廓。此图由日本《朝日新闻》刊于其出版物。)

  我们在这里补充的是,侵华日军后来在反思失败原因时,表达的对延安战略地位的认识:

  “所谓‘圣地’问题。无论日本或重庆方面都不想放置延安的陕甘宁边区于不顾,但由于政治、军事以及其他方面的制约,无法将其攻破,结果使它发挥了‘圣地’的作用。时至今日,才充分认识到‘圣地’对革命者是不可缺少的,陕甘宁边区所起的作用是太大了。”

  《华北治安战》下卷第473页

  抗战后期,当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不断打击敌人、收复失地时,日本越发认识到延安的重要:

  “求助于国共斗争来消灭共产党的想法,完全是一种姑息的看法。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毅然决然地围剿消灭共产党势力。因此,曾考虑在西安作战中以延安为作战目标之一。华北方面军作战主任参谋岛贯武治就曾说,华北方面军的真实意图,在于消灭延安。”

  《华北治安战》下卷第96页

用铁证粉碎关于中国抗战的四大谣言

  (《华北治安战》原版书名为《北支の治安戦》,由天津市政协编译组编译,天津人民出版社1982年6月第一版。《昭和十七、八年的中国派遣军》日文原版名为《昭和十七·八年の支那派遣軍》,为中华书局1984年版。)

  但这一设想后来因侵华日军内部的认识分歧而未能实施:

  “中央部5月12日召开参谋长会议,华北方面军参谋次长有末精三少将赴京出席会议,他对省部特别对田边参谋次长(这里指田边盛武,编者注)强烈要求实施西安、延安作战。田边次长在去年(指1941年,编者注)年底前曾任华北方面军的参谋长,关心并熟知华北的形势。因而认为,实施四川作战虽尚须视形势的发展进行研究决定,但首先单独实施西安作战则有必要。中国派遣军对上述参谋次长的作战通知,未能同意。”

  《大本营陆军部(下)》(摘译)第361~362页

  谣言二:日本人与共产党代表在山西曾达成秘约。

  在“日本人从未轰炸延安”的谣言风行一时后,新浪微博上接着就有人发布所谓“日本人与共产党代表在山西曾达成秘约”的消息,并指消息来源是1947年7月23日国民党的《中央日报》,看似有根有据。

  实际上,这恰是国民党出于“亲日反共”目的捏造的一则谣言。1945年日本投降后,中国共产党立即将冈村宁次列为第一号战犯,要求蒋介石政府予以严惩。但迟至1947年年初,在其他许多日本战犯已被宣判或处决的情况下,蒋介石政府仍然没有审判冈村宁次,反而就如何反共不断求助于冈村。而且南京政府对各界关于冈村去向的疑问从未出来澄清。于是,当时的《大公报》便揭露了事实真相。为进行反宣传以转移公众视线,国民党方面就编造了一则谣言,宣扬共产党与日本人有“勾结”。

  《冈村宁次回忆录》正好有一则当时的日记,摘要如下:

  “7月23日 日前收容的冈田春子,由小笠原送往上海,同时处理集中营逃亡问题。今日的《中央日报》《和平日报》(均为国民党政府系统报纸,编者注)以‘毛泽东的卖国行为’为题,煞有介事地登载:1943年8月17日,冈村宁次与毛泽东于山西神池达成共同对国府军作战协定,以及该协定的内容。此报道显系捏造,但以‘军闻社’通讯发表,恐引起误会。闻国防部第一处及战犯处理委员会已采取措施予以更正。”

  《冈村宁次回忆录》第200页

  谣言三:因为日本人“帮助中共发展自己势力”,毛泽东多次当面表示感谢日本人。

  我们先引用正规文献所记载的毛泽东关于“感谢”日本人的谈话,便知真相。1960年,毛泽东对来访的日本文学代表团说:

  “我同很多日本朋友讲过这段事情,其中一部分人说日本侵略中国不好。我说侵略当然不好,但不能单看这坏的一面,另一面日本帮了我们中国的大忙。假如日本不占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不会觉醒起来。在这一点上,我们要‘感谢’日本‘皇军’。”

  《毛泽东外交文选》第534页

  只要是引全了上述一段话,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毛泽东式的“幽默”,而决非真是要感谢日本侵略者。因为毛几乎对所有的敌手都表达过这样的“感谢”。兹举几例:

  “国内来说,最好的教员是蒋介石。我们说不服的人,蒋介石一教,就说得服了。蒋介石用什么办法来教呢?他是用机关枪、大炮、飞机来教。还有帝国主义这个教员,它教育了我们六亿人民。一百多年来,几个帝国主义强国压迫我们,教育了我们。所以,坏事有个教育作用,有个借鉴作用。”

  《毛泽东文集》第7卷1999年版第92页

  “我们要感谢我们的好先生,就是蒋介石。他把我们赶到农村去。这个时期很长。十年内战,跟他打了十年,那就非得研究一下农村不可。”

  《毛泽东文集》第7卷1999年版第132页

  毛泽东说“感谢”日本侵略者,其正确的深刻含义是,不经过甲午战争以来中国人民反抗日本侵略者这场血与火的洗礼,中华民族无由实现现代性成长,中国也不会成为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国家。因为中国人对国家民族的认同感,恰是经过这段漫长而痛苦的历史才建立起来的。

用铁证粉碎关于中国抗战的四大谣言

(1960年,毛泽东、周恩来在上海接见日本文学代表团。)

  我们今天反思两个甲子之前甲午惨败的深刻教训,一个深层次的原因就在于民众对国家,对民族前途命运的冷漠。梁启超曾用两句话来说当时的中国人:“只知有朝廷,而不知有国家;只知有天下,而不知有世界。”结果,整个国家一盘散沙,整个民族遭受屈辱。

  所以,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明确指出:日本敢于欺负我们,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民众的无组织状态。而共产党之所以通过伟大的抗日战争成为民族中坚,就在于只有她才最终使一盘散沙般的民众团结起来,实现了民族的整体觉醒,并最终建立起现代国家动员体制,在此基础上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国家!也是从这个意义上讲,毛泽东“感谢”日本人的侵略最终促进了中国人民的觉醒。所以说,那些拿毛泽东“感谢”日本侵略者说事的人,要么是无知,要么是别有用心!

  谣言四:中共军队一共才击毙851个日军。

  这则谣言据说最初是一个网友的“钓鱼帖”,因为“851”倒过来就是一句粗俗的网络骂话。但是,就是这样,竟然被众多网络大V和公知视为“重大史料发现”。这则微博一出台,诸多实名网络大V争相转载,其中甚至包括个别所谓的史界知名学者和媒体人等。目前,这则谣言在网上的阅读量已达到百万次以上,转载量超过数万次。如不用史实澄清以正视听,将来又会如同此前“日本人从没有轰炸过延安”一样,由谣言上升为“真相”。

  正如日本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在回忆录中所承认的那样,日军各部都在夸大己方战果,抑减中国方面战果。

  “大本营发表的统计数字相当可观,但其中70%是为了夸耀战果而增加的水分。”

  《华北治安战(译序)》第2页

  仅根据天津市政协编译组译的日本防卫厅防卫战史室的《华北治安战》中日方报告的关于与中国共产党抗日武装交战中伤亡的一些零散记载,所谓“共军仅击毙851名日军”的谣言便不攻自破,其厚颜无耻也一目了然。

用铁证粉碎关于中国抗战的四大谣言

  (晋察冀边区八路军二团一连连长李永生在涞源三甲村战斗中,一人缴获轻机枪1挺,三八式步枪3支。)

  “第一一〇师团报告,1938年8月~1939年10月间,师团阵亡者,为533人。”

  《华北治安战》上卷第156页

  “第二十七师团报告,从1939年1月至1940年11月肃正作战期间,我忠勇官兵丧失649人,负伤1378人,甚为遗憾。”

  《华北治安战》上卷第278页

  “在此次作战中,虽未查明彼我全面的损失,但在第一军方面损失最大的是独立混成第四旅团,(根据旅团第二期晋中作战战斗详报)战死71名、负伤66名、失踪2名。另据旅团战死名簿记载,从8月20日至12月3日在旅团战死的276名。”

  (《华北治安战》上卷第312页“此次作战”为1940年日方所谓的“第二期晋中作战”,也即当时八路军集中发起的“百团大战”第三阶段战役的反击作战。编者注)

  “关于此次作战彼我的损失,根据我军的统计,仅我独立混成第二旅团方面战死133人、生死不明31人。”

  (《华北治安战》上卷第315页。“此次作战”指1940年9月23日至10月12日间日方所谓的“察南南境反击作战”,我方称为“涞灵战役”。编者注)

  “我方战死161名,其中军官9名,伤323名,其中军官14名。”

  (《华北治安战》下卷第161页。这里指的是1942年6月日方所谓的“冀中三号作战”期间伤亡情况。)

  1942年9月,日军对中国共产党抗日武装发起所谓的“冀东一号终期作战”,战事于11月中旬结束,日方报告说:“我方损失也较大,计战死221人,伤91人。”

  《华北治安战》下卷第214页

  另据日本防卫厅《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记载,仅1941年这一年:

  “治安讨伐与肃正作战没有取得显著效果……华北方面军的综合战果是:交战17198次……据报告,日军损失是,战死2352人,负伤501人。”

  《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第三卷第二分册第79页

  综上所述,仅仅根据日方极少部队很零散的参与所谓“肃正作战”时的战报,不包括共产党武装主动发起的攻击,消灭日军已经甚众。由此充分说明,所谓“抗战八年共军击毙日军仅851人”的说法,纯属用心险恶的谣言。

用铁证粉碎关于中国抗战的四大谣言

  (八路军攻克涞源东团堡后,战士们在长城烽火台上欢呼胜利。)

  在评价国共抗战战果上,国内一些人在故意使用双重标准:在评估共产党军队战绩时,用日军大本营资料,且用不完全材料;在评估国民党军队战绩时,用国民党当局资料。而他们最害怕的,就是用一把尺子比较,因为如果都用日军大本营资料,国共两党抗战战绩如何评价,事实就会大白于天下!

  简单分析,四则谣言其实都很低劣。但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如此无稽的欺世惑众之谈,不仅在互联网上登堂入世,还得到了众多公知大V们争相点赞。足见有些人“为反对而反对”疯狂到了何等地步!

  抗日战争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团结一致抵抗外侮获得的一次伟大胜利。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本是促进中华民族大团结、推进实现民族复兴中国梦的一次历史契机,但一些公知大V出于消解我党政权合法性的目的,大量制造和传播贬损中国共产党敌后抗战的谣言,其结果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最终被历史无情地唾弃。

  不过,谣言永远是可耻的见不得阳光的谣言!

  作者:国防大学 卢周来 彭山 杨军

责任编辑:苏和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人人动手除四害
    2015-08-28 15:43:10发表

    我认为光说没大用。我们的网络警察,应是完全有能力把造谣的人渣和敌特分子查出来、逮捕他们;并像公审妖言惑众的“秦火火”那样,将它们绳之于法

紫网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