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紫网在线微信二维码 回到顶部
紫网在线首页 > 谣言档案馆 > 正文

谣言止于智者——击碎污蔑马克思的三大谣言

2016-11-18  来源:破土工作室  作者:卢刚  
点击:  
评论
  紫网提示: 总而言之,说马克思有个私生子,证据还相当得不充分。在证据不充分的情况下,以讹传讹说马克思和女仆偷情生子,就是一种恶劣的谣言。
谣言止于智者——击碎污蔑马克思的三大谣言

  为了人类的解放事业,马克思耗尽了生命,疏散了家财,同时也牺牲了家庭生活的安宁,他理应得到世人更多的尊重。但是,诽谤和谣言不仅在他活着的时候形影相随,即便在他逝世之后仍旧挥散不去。有些谣言罔顾事实,以玷污马克思的人格为能事,在当前的互联网领域大肆传播,严重损害了马克思的光辉形象。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有:马克思在大学时加入了撒旦教、马克思在野鸡大学拿的博士学位,以及马克思有一个私生子。

  马克思在大学加入过撒旦教吗?

  美国一名基督教牧师理查德·沃姆布兰德曾经写过大量的书,比如《Was Karl Marx a Satanist?》,来论证马克思在大学时加入过撒旦教。中文网络界根据这些书,虚构出一篇所谓的《马克思的成魔之路》,也大肆鼓吹这一点。但其实,除了漫无边际的联想之外,这些人唯一能凭借的“证据”,只不过是马克思在大学时期写给父亲的一封信。根据《马克思的成魔之路》记述,马克思在给父亲的信中这样写道:“一层外壳脱落了,我的众圣之圣已被迫离开,新的灵必须进驻进来。”作者一口咬定,这里所谓的“新的灵”就是指的魔鬼撒旦。中文读者如果不明就里的话,确实容易被这种邪乎的说法忽悠了。

  但这不过是一种翻译的障眼法而已。同样的一封信,在中文版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也可以找到,但翻译过来的味道却截然不同,“帷幕降下来了,我最神圣的东西已毁,必须把新的神安置进去。我从理想主义……转而向现实本身去寻求思想。”很明显,所谓马克思转而信仰魔鬼撒旦,只不过是他青年时期的思想转折而已,而且是从“理想主义”转向“现实”。如果非要说这里的“新的神”是有所指的话,那就是指的黑格尔思想。但凡对马克思青年时期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马克思大学时期有一个思想转折,从康德和费希特的追随者,转变为黑格尔的追随者。也正是在这个时期,马克思给他的父亲写了信,详细介绍了自己思想转变的过程。通观信件的上下文,完全可以明白马克思说的“新的神”到底指的是什么。

  而且,马克思大学时期是个著名的青年黑格尔派,马克思在这个学术派别的伙伴们个顶个的激进无神论者。难以想象马克思要是一个撒旦教徒的话,还能在这个派别有立足之地,甚至最后成为这个派别的领袖人物。因此,所谓马克思加入撒旦教的说法,只能蒙骗那些根本不读马克思同时莫名其妙仇恨马克思的人。

  马克思在野鸡大学拿的学位?

  有的人在读了一点马克思的传记之后,发现马克思在柏林大学读的书,但是博士学位却是耶拿大学授予的。这些人顿时欢呼雀跃,以为终于抓住了马克思的把柄,不经大脑思考就下论断:看,马克思不好好学习,在柏林大学拿不到博士学位,只能到耶拿大学这种野鸡大学去拿学位。

  首先应该指出这些人的无知,不要觉得一个你没听说过的大学,就是野鸡大学。这里只需要提到一个牛人的评价就够了,歌德曾经称赞耶拿大学是德国“知识和科学的集散地”。至于耶拿大学的光辉历史和如今在科学领域的国际地位,百度一下就很容易弄清楚,这里无需赘言。

  关于马克思为什么要在耶拿大学获得博士学位,耶拿大学校长的回答应该是足够权威了。2009年,耶拿大学校长克劳斯·迪克教授在访华的时候,曾经专门就这个问题做过说明。

  首先,这种异校获得博士学位的做法,在19世纪的普鲁士相当普遍,而且政府也认可这种做法。其次,马克思所属的青年黑格尔派在柏林大学处于被排挤的处境。青年黑格尔派的另一个代表人物布鲁诺·鲍威尔,就因为受到柏林大学学阀的排挤,不得不离开柏林大学,到波恩大学去任职,最后连波恩大学的教职也没保住。马克思博士论文的核心观点,恰恰是青年黑格尔派的“自我意识”概念,而且通篇有着强烈的无神论倾向。鲍威尔曾经提醒马克思,说这篇博士论文“火气太旺”,有可能在博士答辩的时候碰到麻烦。而马克思又不愿意修改自己的观点,所以最后选择去耶拿大学进行博士答辩。最后,马克思博士论文主题是伊壁鸠鲁的自然哲学理论,而耶拿大学有一位研究伊壁鸠鲁的学术权威,这也是促使马克思把博士论文放到耶拿大学进行答辩的一个因素。

  了解了以上原因,关于马克思拿了一个野鸡大学博士学位的观点,相信大家会有自己的判断。

  马克思有个私生子?

  坚定认为马克思有个私生子的人,既不是不读马克思的人,也不是仅仅读点马克思传记的人,而是西方学术界赫赫有名的马克思传记作家戴维·麦克莱伦。但是,一个观点的可信度,与这个观点提出者的名气,并没有必然联系,而是与观点的证据有必然联系,“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马克思有个私生子”这个观点,主要有两大证据,一是恩格斯的女秘书路易莎写于1898年9月2日的一封信,信里宣称,恩格斯临终之前透露说,马克思和女仆琳蘅有个名叫弗雷迪的私生子。二是在私生子弗雷迪1851年出生前后,马克思和燕妮有些抱怨谣言的信件,而这些谣言被认为和私生子有关。这两个证据靠谱吗?

  首先看第一个证据,路易莎的信。

  路易莎空口无凭,她要想取信于人,必须得提供相关的物证和人证。根据路易莎的说法,马恩在弗雷迪1851年出生前后曾经通信谈论过私生子问题,而且她也见到过那封信,这就是最可靠的物证。路易莎于1890年到恩格斯家当秘书,她看到信的时间应该在1890年以后,屈指算起来,恩格斯把那封信保留了四十年之久,想必是为私生子的身世保存一份证据。正当路易莎故事的读者们,望眼欲穿希望路易莎能拿出马恩的通信平服人心的时候,路易莎轻飘飘一句话“信已经被将军[1]销毁了”,将正要迎来高潮的故事匆匆煞尾。那马恩到底有没有这样一封通信呢?实在不好说。

  既然没有物证,有人证也可以。根据路易莎的说法,知道马克思和弗雷迪之间父子关系的人,还有爱琳娜、穆尔、弗赖贝格尔、列斯纳和普芬德等五个人,这五个人也可以做可靠的人证。但是,普芬德1876年去世的时候,路易莎(1860-1950)还是个16岁的小姑娘,很难想象路易莎是怎么知道普芬德也是知道此事的。而爱琳娜1898年初就自杀身亡,路易莎同年9月2日写信揭露此事的时候,爱琳娜已经去世大半年了,可谓死无对证。其他如穆尔、弗赖贝格尔和列斯纳,也都没有相关进一步的证言。这下连人证也没有了。此外,在路易莎讲的故事里,有一个和恩格斯逝世关系很密切的人被忽略了,这个人就是爱德华·伯恩斯坦。伯恩斯坦是恩格斯遗嘱的执行人,和恩格斯来往非常密切。他在听到路易莎讲的故事之后,直截了当地说路易莎在胡说八道。路易莎的前夫考茨基对于前妻这个说法,也评价了一句“异想天开”。

  很明显,路易莎既没有物证也没有人证,所谓马克思有个私生子的说法只是她一面之词,有学者就说这是个“高度幻想的产物”。

  再看第二个证据,马克思和燕妮抱怨谣言的信件。

  在弗雷迪出生的1851年前后,马克思和燕妮确实说过他们正在被一些谣言攻击,但是没有一丁点的迹象说明,他们两个人是在谈论私生子问题。那就有专家,比如麦克莱伦,说马克思的相关书信经过审查,所有和私生子相关的信件都被删除了,因此马恩的通信在这段时间出现了空白。这种说法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但是仔细去翻阅马克思的年谱,就会知道这段时间马克思和恩格斯两个人是在一起的,两个在一起的人需要写信吗?用用脑子好不好?

  退一步说,就算马恩关于私生子的通信被审查了,当时各国政府还派了很多间谍监视马克思的生活起居,这些监视报告大都结集出版,在这些堆积如山的报告中,也无法找到马克思和女仆偷情产子的线索。此外,马克思后人还有大量的家书也已经结集出版,在这些文献中,也找不到解开弗雷迪生父之谜的线索。所以,第二个证据,以及所谓的书信审查都纯属无稽之谈。

  总而言之,说马克思有个私生子,证据还相当得不充分。在证据不充分的情况下,以讹传讹说马克思和女仆偷情生子,就是一种恶劣的谣言。

责任编辑:小琦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紫网调查

  • 一周点击排行榜
  • 一月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