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紫网在线微信二维码 回到顶部
紫网在线首页 > 舆情大观察 > 舆论生态 > 正文

当网络谣言在美国社会泛滥,看看西方媒体做了啥?

2016-11-28  来源:北京论坛公众号  作者:佚名  
点击:  
评论
  “社交媒体须肩负分辨真伪信息之责”;

  “网络上的虚假信息对真实世界造成了不良政治影响”;“社交媒体应该聘请更多人对广泛传播的文章进行审查”……这样的文字有没有政治很正确?

  是不是一股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

  假如你认为它们来自某份中国的官方报纸,那你想错了。这三句话分别出现在英国《金融时报》、美国《纽约时报》和美国《华尔街日报》上。

  是的,这要从特朗普“令人吃惊地”赢了美国大选说起。尽管CNN曾经在头条文章里高喊“你能想象,这张脸将成为我们的下一任总统吗”,但是,西方主流媒体现在不得不陷入这样的痛苦中。

  一定是打开方式出了问题。

  于是,它们开始“不约而同”地对社交媒体Facebook进行口诛笔伐。

  比如,美国《商业内幕》说,美国一半的人在指责Facebook,认为其平台上的假新闻影响了美国大选,将最不靠谱的总统候选人送进了白宫。

  美国《赫芬顿邮报》也抱怨说,Facebook 热门话题板块上针对希拉里谣言数量尤为突出, Facebook 对这类谣言的整治不力。

  《纽约时报》的一篇署名文章毫不留情地批评,Facebook或许希望保持中立,但是这是一种“虚伪且危险”的态度,因为现在有大约44%的人从社交平台获取信息。在另一篇报道中,该报还指责社交网络多年来基本上没有抑制虚假信息的举措。

  在一片指责声中,要求加强审查的声音渐起。

当网络谣言在美国社会泛滥,看看西方媒体做了啥?
 
  金融时报上周还专门就此发了一篇社评,认为Facebook网站上谣言泛滥,已经到了不得不治理的时候了。这篇题目为“Facebook须肩负分辨真伪信息之责”的文章说,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体“给数以百万计的用户带来了不容置疑的好处”,但“也带来了责任”。

  “现在该承担起新闻机构的责任”,“这份责任很昂贵,并且很可能打开一个潘多拉的盒子”。BBC在一篇题为“Facebook该如何应对假新闻问题”的文章中引用受访者的话时如是说。

  华尔街日报援引雪城大学专门研究社交媒体的通信学教授Jennifer Grygiel的话说,仅仅依靠用户是不够的。相反,脸谱应聘请更多的员工,以审查广泛共享的文章,并删除那些假消息。

  那么,Facebook上都传过什么谣?

  那些广为流传的造谣帖,包括“如果特朗普当选希拉里将会号召内战”“奥巴马承认他出生于肯尼亚”“怀疑泄露希拉里贪腐行为的FBI探员死了”“小野洋子:我和希拉里?克林顿的婚外情”等等。最近的一篇,或许是在中文社交平台圈里也被广泛转发的“重磅新闻!希拉里正式申请与克林顿离婚”。

  此中最大的共同点或许是,辟谣贴的受欢迎程度远远赶不上不明真相的群众对谣言帖的热情度。比如,“教皇支持特朗普,震惊世界”这个故事在Facebook上被分享了过百万次,而Snopes上的辟谣文章却只仅仅被分享了3.3万次。

  奥巴马也看不下去了。毕竟老搭档输掉了选举,还是有点心塞的。

  上周四,奥巴马在德国柏林发表讲话,指责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体传播假新闻。纽约时报形容说,他当时情绪激动,以至一度偏离了正在回答的问题。

  不仅仅是奥巴马,其他不少国家也为社交媒体在信息传播中造成的种种困扰感到十分头疼。

  在德国、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历史悠久的民主国家”,社交媒体上的虚假新闻报道和仇恨言论也在煽动草根阶层的民粹主义运动。很多欧洲政治人物迫使Facebook、Twitter和谷歌等社交网络帮助政府监控“网络仇恨言论”。

  比如,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正在考虑强迫社交网络公开网络新闻排名方式。

  印尼政府关闭了多个网站,原因是它们传播假新闻。

  还有一些非洲国家禁止候选人在选举前使用Facebook、WhatsApp和Twitter。

  等等等等。

  面对主流媒体的质疑,Facebook掌门人扎克伯格有点坐不住了。

  他不得不站出来回应说,这种说法简直“太疯狂了”,他说,上只有非常少量的虚假新闻,数量占比不到1%,并坚称Facebook无力左右选举的结果。

  无论小扎如何辩解,美国媒体就是不依不饶,《纽约时报》在最近的一篇文章里说,在美国,社交媒体发挥的巨大政治正在遭受更严厉的指责。文章说,早在本次大选之前,社交媒体上就有大量的虚假网络信息和辱骂,它们对真实世界造成了不良政治影响。

  相信没有人会对这些话存有异议,因为网络上虚假信息和人身攻击的帖子的确可谓人神共愤。

  对此,中国不仅不例外,还是最大的受害者之一。

  于是,在2012年,中国互联网上掀起一场整治互联网谣言的专项行动,以秦火火、立二拆四等人受到相应处罚为标志,大量被广泛传播的谣言得到清理,包括郭美美事件、温州动车事故天价赔偿、攻击张海迪等。

  这些谣言此前引起互联网上大量关注,影响极为恶劣。

  网络辟谣,本是件好事,但是那个时候的西方媒体可不是这么说的。

  比如,纽约时报中文网登的一篇署名评论这么说:

  “微博就是这样一个地方,适合解构和恶搞,不适合附和与歌颂。140个字难以完整地阐述一个论点,却足以表达感情。碎片化的表达也不利于理性地探讨严肃的话题,更多的是一个表达快餐化观点的乐园……如果传统媒体能够更加开放……那么微博就可以回归它记录生活、传播八卦的本来功能。”

  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

  意思就是说,社交平台就是一个情绪发泄的地方,让人们不传谣不搞人身攻击,一本正经地说话,这种想法简直就是图氧图森破。那么为什么它会是这样的状况呢?不是里面的用户出了问题,出问题的一定是——体制!

  另外,法国广播公司是这样说的:中国当局在封锁网上“谣言”的同时,还通过警方抓捕惩处所谓谣言散布者。

  请注意,同样的事情到了中国,就变成了“封锁”,而谣言也被打上了引号。

  高呼Facebook应当承担责任的英国《金融时报》在报道时则称,社交媒体的兴起迫使政府部门采取“防御姿态”。

  在中国立法机关规定“传播网络谣言”可能会受到刑事追究之后,路透社在报道中则动用了政治色彩浓厚的词语:这是一场“运动”。

  使用同样字眼的还有华尔街日报,它说,这是一场“整肃社交网络”的“大力度威慑运动”。在该报的另一篇署名文章里,更是直接预言“微博已死”,它“不再是一个公共交流之地”。

  写到这里,相信已经不用再过多评论什么了,各位看官的眼睛都是雪亮雪亮的。

  实际上,社交媒体作为一种新的传播媒介,在信息化的今天迅速发展,这是人类之福。尽管它在不同国家有不同的发展形态,然而毫无疑问的是,我们都从中获取信息,而并非只感受情绪。调整算法也好,进行人工审查也罢,都不过是技术上的差别,而大的努力方向却是一致的,那就是:

  传播真实,凝聚共识。

  我们欢迎西方主流媒体回归共识,更希望将来它们在报道中国清理网络谣言时,不要再不合时宜地给它打上引号。

责任编辑:曾文旭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紫网调查

  • 一周点击排行榜
  • 一月点击排行榜